半碗热水

Hakuna matata
无差。
有心发糖糖不发,无心插刀刀成荫。(x

【羡澄羡】三毒

 莲花坞怎么可以没有放莲灯!此梗好像没看到太太玩,那我先玩为敬

(其实是刀)

私设有,上次读原著还是很久以前的事...

《梅花落》是“借问梅花何处落?风吹一夜满关山"中用典的那个典。

 月至中天,不甚明亮。倒是那银河更为夺人心魄,漫天的星又密又忙,明明灭灭。

  地上也有。

  莲灯一盏一盏地放进河里,向下游漂去。有的还没漂多久,被岸边水草勾住,靠了港一般停下不动了。因是夜里,河水是乌黑的,只有莲灯所在透着暖黄模糊的光,将一方河水照得透亮。有被风吹得烧起来的,一朵莲顷刻成了一小团火球,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很快湮没。

  一开始,是很可以称得上热闹的,数不清的莲灯从河两岸下水,聚在一起,“萍水相逢,不问来历”颇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。但流着流着,几乎是每隔一段就少了许多光亮,到了下游,便显出萧条冷落的光景了,莲灯寥寥无几,光点稀疏。

  这一天,正是七月半。

  我把观赏莲灯的地点选在中游。“这很好。”江宗主深以为然,“上游人多。”他未提下游如何,我想,总归是过于冷清了,饶是惯了孤独的江宗主也不愿去的。

  有孩子从上游追着莲灯过来,到了下游,便也停了步,痴痴望着,幼小的心灵第一次笼上一层薄雾般的凉意,忙应了声父母的呼唤,扭头又向来时的路跑远了。我心中染上几分笑意,及至唇边,又是一声叹息:“犬子也该有这么大了,近来几年,未曾得空归家。”七年前我辞别妻子,在外谋求生计支持家庭。因粗通文墨,又能耍几式刀剑,虽无灵根,却幸得江家青眼成为其门客。加之举止言语得体,较他人多几个心眼,近年颇得江宗主之意。

  未及回应,便有仆役来报:“禀宗主,魏婴求见,说有要事相告。”

  宗主闻言也不作答,只冷哼一声。仆役讪讪立于其身后,不知如何是好。伴宗主左右已有些时日,于其脾性大略了解,又对早年他与魏婴纠葛有所耳闻,较之前几次与魏婴相见时一言不合祭出紫电的情况,此次态度不知好了多少。思及此,我向仆役使个眼色,暗暗点头。

  仆役了然离去,不多时,魏婴飘然而入。几年未见,样貌如故,面如桃瓣,双目含情,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神采尽含。较之魔祖之冷厉,反更契合断袖之态。

  反观江宗主,样貌自是中上,剑眉斜飞入鬓,目若寒星,面容冷肃,唯一缕华发自额前盘旋而下,在满头青丝映衬下如一线雪落,悄然无声、惊心动魄。

  “江宗主雅兴。”魏婴语间带着笑意,上前与宗主并肩而立。似是被眼前盛景所震撼,他又暗叹一声。

  宗主身形一僵,并不答话。魏婴倒不以为意,负手而立,谈笑如常,神采依旧,好一位翩翩少年郎。然一番言语是对牛弹琴:“江澄你哑巴啦?”终是忍不住怨,语气却仍带亲昵的嗔怪。眼睛也不看他,只看河中之景。

  我在一旁听得怪异,莫非我所知是假的故事?若非如此,魏公子何以云淡风轻至此,观江宗主神色,这二人一个爱恨沉重,一个全不认真,他们经历的是同一个故事?江宗主终于开口,我且按捺下心头疑惑。

  “传说鬼魂会攀附于莲灯上归于往生之地,我自是不信,可江家被血洗后,年年七月半我便来这河边,放莲灯,找爹娘,再后来,找姐夫,找阿姐,找你!……难言之隐,为我好!”越说越激动,眼见着要拔剑。

  “宗主三思!周围还有许多莲花坞百姓!”我忙出言阻止。

  江宗主闻言闭眼调整气息,方才雷霆之势内敛,胸膛尚剧烈起伏,额前白发随之轻颤。

  果是我对魏婴所知甚少,只见他笑意一收,正色道:“也罢,江澄,明日我便与蓝湛解甲归田,啊不,是相携云游四方,当一对神仙眷侣,不再过问这江湖之事了,今日特来拜别。”

  又把双手交握枕于脑后,恢复嬉皮笑脸:“顺便和莲花坞的父老乡亲道个别。”朝对岸灯火阑珊处盯着他的小娘子眨了眨眼,直把人家羞得低下了头。

  为何宗主与魏婴对上,总是宗主失了风度?

“魏婴你又搞什么花样?蓝二人呢?”

“自是去他姑苏蓝家辞别。”

  江宗主仔细打量他一番,见不似说笑,又沉默下来。这几年宗主的脾气倒确实没那么暴烈了。

  魏婴左顾右盼,莲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灭了,在河岸上逗留的人看见,觉得未免不好看了,便渐渐散了,唯余几个有闲情的。他等了一会儿还没动静,觉得无趣。

“就此告辞。”

“明日就走?”

  几乎同时响起两道声音,两人都愕然了,又相视而笑。魏婴是了然、开怀而笑,江宗主则是苦笑,眉间犹带怨气。

“是啊,明日。师弟不用太想我,容易老,你看你都早生华发了!”他调笑,在额前比了个手势示意他白发所在,“那我走了啊。”说着望回走了去。

  宗主还是不动,兀自盯着漆黑水面上一盏将灭未灭的莲灯出神。

  待魏婴走出几步,回头看时,江澄背对着他,挥了挥手:“走罢,都走了才好。”

  魏婴于是放心地走了。

  宗主一定不想让魏婴知道自己会吹笛,才在他走后,把一曲《梅花落》直吹到最后一盏莲灯湮灭。

  终于伸手不见五指,但须知仙家无妨,他们什么都能看见。

评论

热度(10)

©半碗热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