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碗热水

Hakuna matata

HELP!寻文启事
于某年某月某日读到有篇狼队文。以狼队分裂为背景,短完。印象最深情节是小队狼狈地出现在Logan面前,看到他的时候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结局大概是BE。
时未点喜欢以收藏,今日忽而忆及,追悔莫及。望知情者告知文名。(占tag抱歉)

为什么狼队这么好的两个人...明明...

用电脑去看狼队tag榜单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ec+狼队这种模式。

纯狼队的文又有很多PWP,虽然PWP也没啥不好啦(。)但是一直待在车上空气不新鲜啊而且容易晕车。再加上现在车都差不多只是司机不同罢了,一开始的刺激感过了也容易乏。

好好讲故事的人好少啊:(   所以每寻觅到一个都会特别开心。

萌这个CP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哪天自割腿肉吧...


【羡澄羡】三毒

 莲花坞怎么可以没有放莲灯!此梗好像没看到太太玩,那我先玩为敬

(其实是刀)

私设有,上次读原著还是很久以前的事...

《梅花落》是“借问梅花何处落?风吹一夜满关山"中用典的那个典。


 月至中天,不甚明亮。倒是那银河更为夺人心魄,漫天的星又密又忙,明明灭灭,此起彼伏。

  地上也有。

  莲灯一盏一盏地放进河里,向下游漂去。有的还没漂多久,被岸边水草勾住,靠了港一般停下不动了。因是夜里,河水是乌黑的,只有莲灯所在透着暖黄模糊的光,将一方河水照得透亮。有被风吹得烧起来的,一朵莲顷刻成了一小团火球,在深不见底...

终焉

柱间跪于水面,他浑身湿透,一头长发紧紧贴在脑后,有风也重得无法飘动,只让他觉得越发冷。几缕发丝粘在前额,不时落下水珠。

他试图站起,摇摇晃晃站了一半,乏力使他又跪了下去。这一串动作使身上的水珠落得更急,他的头发正在滴水,战袍在滴水,身体在滴水,像是全身流着泪哭泣。讽刺的是,全身上下唯一没有流泪处,却是那双曾经说服过斑的真诚的黑眸(或许最该是它流泪),坚定决绝的光还未敛,已有几分前路已知的悲怆。他尽量不去看水面上那张熟悉的脸,又一次思索:有没有其他方法了?终究徒然地叹了口气,他选择了那个最坏的方案,杀了斑,又如何觅得以后所谓和平;却不得不杀,否则现世就已毁灭。

他还是不能理解,两个一起互相扶...

© 半碗热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