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碗热水

Hakuna matata
无差。
有心发糖糖不发,无心插刀刀成荫。(x

【Drarry】《遇雪1》


看到好几篇文是拽变成貂接近毫不知情的哈利,这里反其道而行之,半兽化,哈利知情。
设定:战后。双傲罗。傲罗们住在同一个地方,各自拥有一个房间,共有非常大的厨房和客厅。不少麻瓜物品已经渗入巫师世界。

马尔福在一次任务中不慎被敌人注射药剂,长出雪貂的耳朵和尾巴后的故事。

-1-

清早,圣芒戈的一间病房内,熹微晨光穿过窗户,在洁白的床单一角上圆满完成了它们轻柔的降落,有几缕落在了一只修长且过分苍白的手上,将病态染上了几分自然的暖意。

德拉科不适地动了动僵硬的手臂。

床单因摩擦发出的响动打破了静谧,一旁陪护椅上假寐的黑发傲罗睁开了绿色的双眼。

“醒了?”一道熟悉的嗓音带着戏谑,轻快地响起。...

【Drarry】Eclipse安利(很多人看过了但我还是要吹)

        Eclipse像海洋,一眼望去浩渺壮阔,看多了也许乏味,但当你触碰它,潜进海洋里时,你会感受到压力与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 它非常 【动人】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藏有情愫的设定,尽管这是篇德拉科中心的文,人物性格相当贴近原著了。而是描写了一种变化发展的感情,一个人内心的懦弱与坚强,对某些问题的思考(如权力与力量,亲情的模样,苦难与美好)。

  ...

我的一位圣人朋友

片段选自《马尔福回忆录》* 中德拉科·马尔福* 有关哈利·波特的部分回忆,回忆中事件对应时期在战后两周左右。

*《马尔福回忆录》,由每一代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撰写,并将其交给下一代继承人。

*德拉科·马尔福(1980—   ),前食死徒,后弃暗投明。曾经的信仰以一种令人绝望的方式被颠覆,那些他从小被教导应该仇恨的对象给了他善意、帮助和生活的动力。


那段时期,用过晚餐,我会在霍格沃茨校园里散步,他必在路边等我,朝我伸出手臂,展露一个善意的微笑:“德拉科,请——”...

【羡澄羡】三毒

 莲花坞怎么可以没有放莲灯!此梗好像没看到太太玩,那我先玩为敬

(其实是刀)

私设有,上次读原著还是很久以前的事...

《梅花落》是“借问梅花何处落?风吹一夜满关山"中用典的那个典。

 月至中天,不甚明亮。倒是那银河更为夺人心魄,漫天的星又密又忙,明明灭灭。

  地上也有。

  莲灯一盏一盏地放进河里,向下游漂去。有的还没漂多久,被岸边水草勾住,靠了港一般停下不动了。因是夜里,河水是乌黑的,只有莲灯所在透着暖黄模糊的光,将一方河水照得透亮。有被风吹得烧起来的,一朵莲顷刻成了一小团火球,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很快湮没。...

终焉

柱间跪于水面,他浑身湿透,一头长发紧紧贴在脑后,有风也重得无法飘动,只让他觉得越发冷。几缕发丝粘在前额,不时落下水珠。

他试图站起,摇摇晃晃站了一半,乏力使他又跪了下去。这一串动作使身上的水珠落得更急,他的头发正在滴水,战袍在滴水,身体在滴水,像是全身流着泪哭泣。讽刺的是,全身上下唯一没有流泪处,却是那双曾经说服过斑的真诚的黑眸(或许最该是它流泪),坚定决绝的光还未敛,已有几分前路已知的悲怆。他尽量不去看水面上那张熟悉的脸,又一次思索:有没有其他方法了?终究徒然地叹了口气,他选择了那个最坏的方案,杀了斑,又如何觅得以后所谓和平;却不得不杀,否则现世就已毁灭。

他还是不能理解,两个一起互相扶...

©半碗热水 | Powered by LOFTER